五張圖看懂:香港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議席劃分是否合理? | Initium Lab | Exploratory Arm of Initium Media

五張圖看懂:香港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議席劃分是否合理?

香港立法會直選制度由來已久,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新界西五大選區的劃分雖一直沿用,但各選區議席數量卻一直在變。

理論上,選舉管理委員會根據《立法會條例》和《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參考各區的人口數字、社區獨特性、地方聯繫及選區的自然特徵,決定選區劃分和議席分配。然而,在現實操作中,縱使選管會一直強調「政治因素不在考慮之列」,惟其劃界及分配議席工作仍是會引起不同的爭議。例如2014年,有消息指政府有意在2016年選舉中將現時的五個選區改劃成九個,而每個選區的議席則改為三至五個。這引起社會上不同人士的質疑,許多人認為這會對中小型政黨和激進勢力不利。

鑒於劃界及分配議席對選舉結果有重大的影響,我們以選舉事務處的公開資料為基礎,結合預計人口、選民人數與議席數量等信息,分析最近五屆的選舉安排。

general-trend

最近五屆立法會選舉期間,全港人口從2000年的近674萬上升至2016年的近737萬,登記選民人數亦由近206萬增加至近378萬。截至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選民登記率為約51.27%,即有稍多於一半的人口有資格在地方選區選舉中投票。

另一方面,隨著政治制度的改變,地方選區的議席亦有遞增,從2000年的24席增長至2016年的35席。如果我們把登記選民的總數除以地方選區議席的總數,就可以廣義地反映出每一個議員所能有效代表的選民數量。而由於在2000年至2016年間,議席增長的幅度比登記選民人數的幅度更大,故此,平均每議席代表的選民人數從2000年的280704人緩緩地下降至2016年的210585人,跌幅為約25%。

議席、人口和選民數字不對稱

選民以選票授權予代議士是代議政制的重要基礎。那我們如何得知該區的議員相對其他選區有否足夠的代表性?實際情況下,我們還得看以投票率決定的候選人得票數量,但其實劃界及議席分配,已經會影響每區議席平均所能代表的選民數量。如果我們把該區的登記選民人數除以議席數量,就可以得出平均每個議席所代表的選民數量。

representative-rate

2016年,上述數字以九龍東區和新界西區最高,每個議席理論上可以代表約為12萬個登記選民,緊隨其後的是香港島區和新界東區,分別為105000及108000位選民,而九龍西區則相對顯著地少,只有近81000名選民。

如果我們仔細比較九龍東和九龍西選區的狀況,便可得出一個有趣的發現。九龍西選區的選民登記率在各區之中最低,在2016年只有42.75%左右。但該區人口增幅大,故於2016年獲增加一個議席,總數達到六席。和九龍西選區相反,九龍東選區的選民登記率為全港之冠,於2016年達約55.46%,但該區人口比例較低,在2016年議席數未有改變,仍然只有五席。

如上述所說,九龍西區平均每個議席代表8萬多名選民,九龍西區平均每個議席代表約12萬名選民。由於議席按照人口數量劃分,選舉由選民進行,而各個選區的選民登記率不同,這形成了一個不相稱的現象,九龍西區較少的選民可以選出較多的議席;相反九龍東區較多的選民卻選出較少的議席。

綜觀近五屆立法會選舉的數據,如果我們把前文計算的平均每個議席所代表的選民數量,除以當屆的總登記選民人數,計為議席代表度,便可作跨屆的橫向分析。

representative-rate-2

從結果來看,上文曾提及的九龍西區,在2016年增加議席後,議席代表度下降至約2.15%,而該區的議席代表度亦一直呈下降趨勢。綜合過去五屆的趨勢來看,個別選區有頗大的波動,如九龍東區於2008年由五席被減至四席時,議席代表度突然提升至約4%。另外,新界西及新界東區的議席代表度皆一直保持在較高的水平,近五屆亦佔據在首三位的位置。相反香港島區則長期在較低的水平。不過,我們發現2004年的選區劃分和議席分佈最合乎各區的選民比例,即每區議席所代表的選民數量十分相近。

每一區應該分配多少議席?

除了分析每個選區的議席的代表性外,我們亦可從實際人口大小,分析每區獲分配的議席數量是否合理。現時,選管會按照人口比例劃分議席,而由於各區人口的比例近乎不可能成整數,故此,選管會以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來鑑定該區的議席數量是否與人口比例相乎。

「所得數目」指的是「標準人口基數」(即總人口除以總議席)乘以從該地方選區的議席數目,簡單來說即是該區議席數目經倍大後所代表的人口數量。「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則是預計人口與所得數目的差別的百分比,簡單來說,如果是正數,即代表預計人口比所得議席為大。亦即是該選區理應獲得更多的議席,反之亦然。

representative-change-rate

我們根據這個算法分析最近五屆的選區議席劃分,看看當中有甚麼變化。結果顯示各個選區都有其獨特的軌跡,其中,新界西區的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長期為7%以上,反映其一直理應獲得更多的議席;相反香港島區在2000年至2012年的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一直小於-4%,反映其一直理應獲得更少的議席,及後於2016年被減去一席後,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便回歸至近乎零的完美比例;而九龍西區則呈現一個較波動的狀態,此乃其人口與議席數量在歷年皆在以較大幅度變化。

representativeness-2016

以2016年的議席分配為例,五區的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絕對值的總和約為30.13%,雖然每區的偏差皆沒有超出法律規定所限,可是,這個就是最好的選擇嗎?

從上圖可見,在2016年的地區直選,如果我們把2012年屬於香港島區的一席調至新界西區,五區的所得數目偏離百分比絕對值的總和將下降至約18.39%。那麼,為甚麼政府沒有採用一個更準確的議席分配方案呢?原來,按照現時的立法會條例19條,每個地方選區須選出的議員人數不得少於5名,亦不得多於9名。故此,於新界西增加一席將超出現時法律所限。

當然,這個規定並非一成不變的,而有關法律亦曾於2011年作出修訂,反映地區直選的議席分配仍然有改進的空間。而事實上,選管會亦有考慮到一些可以不經修例的建議,如把新界西選區某些區域納入其他選區,可是最後亦因判定不可行而擱置。

結語

預計人口、選民人數與議席數量三者互相關聯,亦對選舉的代表性和公平性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故此議題在未來值得被進一步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