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的世代之爭?數據指長者不一定投建制 | Initium Lab | Exploratory Arm of Initium Media

立法會選舉的世代之爭?數據指長者不一定投建制

自雨傘運動後,「世代之爭」論述漸趨激烈,長者投建制派,年輕人投本土派,這種投票取向似乎成為了現今選舉的金科玉律。然而,兩代人投票率的高低,是否必然影響各自支持的派別票數呢?

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參考選舉事務處所公佈的2016年新界東補選的數據,以票站為單位,看看年輕人和長者的投票率,是否和本土派及建制派的得票率成正比關係。

在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由於採取單議席單票制,各派別為了勝出選舉,大多只派出一張參選名單,所以參選人較一般選舉為少,亦較容易看出不同派別在選舉中的得票率。在這次選舉中,代表本土派的有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而建制派只派出民建聯的周浩鼎參選。故此,從兩位候選人在補選中的結果,便可以看到本土派和建制派的得票率。

年輕選民的比例與本土派得票之關係

register data

圖一 新界東各分區票站年輕選民(18-25歲)佔整體投票人數的比例與本土派得票之關係 (電腦用戶可直接按此)。

上圖中每一點代表不同票站年輕選民佔的投票人數比例及其代表本土派的梁天琦在該票站的得票比例。每點的大小則代表該票站的整體投票人數多少。

圖中顯而易見,同一個票站的年輕人佔投票人數比例越高,本土派的得票比例亦會較高,兩者明顯呈現正比關係。這代表年輕人的投票取向較為偏向本土派,因此,他們的投票率對本土派的得票率有莫大的影響。

長者比例與建制派得票之關係

相反,長者選票就是投給建制派嗎? 我們用同樣的方法,來看看長者的投票比例與建制派的周浩鼎的得票比例是否也成正比。

register data

圖二 新界東各分區票站長者(66歲或以上)佔整體投票人數的比例與建制派得票之關係 (電腦用戶可直接按此)。

從上圖可見,同一個票站內若長者的選票比例越高,建制派的得票比例亦未必會相應提高,兩者的關係不太明顯。這反映出長者選民未必如外界所料地忠於建制派,或是建制派必然控制大部份的長者票。

比較這兩個圖表,我們可以看到,年輕選民投票率對本土派得票率的影響,相比長者選民投票率對建制派得票率的影響更大。這說明,年輕選民更忠於本土派,他們的投票比例直接影響本土派的得票率。

當然,以上兩張圖表只是簡單的分析,忽略了其他不同的因素,如地區或社經地位等所導致候選人票數的不同。例如建制派一般在鄉郊地方得票率會較高,選民的社經地位亦會影響他們在選舉中的投票取向。另一方面,這次分析是以票站而非選民為單位,分析時亦沒有考慮到不同票站選民人數的多寡。例如利安社區會堂有6,897名選民投票,而打鼓嶺嶺英公立學校票站則只有274名選民投票,因此忽略了這些因素所帶來的誤差。

然而,這次選舉反映年輕人比長者的投票取向是更為明顯,而且年輕人的投票率較其他年齡層為低 (根據立法會選據數據庫的資料顯示,35歲或以下的年輕選民投票總數約11萬,投票率只有44%,比整體投票率46%還要低),加上其普遍的投票取向,這代表本土派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可能比建制派更有潛力去發掘新票源,其潛藏的實力比建制派更高。

後記: 關於這次的數據整理及公開數據

本文的數據大部份是來自選舉事務處的公開資料。然而,當中大部份都是以PDF形式發佈,以致筆者要花大量時間人手整理數據。亦可能是這個原因,令不少對選舉分析有興趣的人卻步。

所以筆者希望日後政府能夠逐步將這些公開資料轉換成電腦可閱讀的格式,並公開數據,讓有興趣的人更容易使用數據進行分析。當然,在政府未公開這些數據格式之前,其實立法會選舉數據庫已經整理不少以往的選舉資料(如各區登記選民及投票人數),希望能令各位更容易取得選舉數據,讓更多人能夠更方便地分析香港選舉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