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陸生赴台,五年來改變了什麼? | Initium Lab | Exploratory Arm of Initium Media

開放陸生赴台,五年來改變了什麼?

2014年,台灣淡江大學的學生會長選舉因為陸生參選,校方首次在選舉公報上標示國籍,引起社會上激烈的政治討論。兩年過去,陸生赴台讀書的人數持續攀升,兩岸年輕人之間的交流也靠著這些陸生繼續開展。新政府上台之後,面臨十字路口的陸生政策,又該怎麼走下去?

對於從小聽著台灣流行歌曲、看著台劇長大的陸生來說,台灣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是什麼原因讓陸生前往台灣繼續深造?而赴台後的生活,與他們當初的想像又有什麼落差?

赴台之初

孫同同五年前在大陸完成學士學位、並在香港取得碩士後,憑著大學時前往台灣短期交流留下的美好經驗,決定赴台繼續攻讀博士班,明年畢業後就要回大陸謀取教職。

沒想到赴台讀書後的一年半時間裡,卻經歷了她的人生低谷。孫同同的求學經驗中,「在大陸唸大學時,比較缺乏學術訓練,學生多以課外活動為主;香港碩士則是沿襲英國式教育,以授課為主,少有獨立研究的機會;相較之下,在台灣讀的博士班,訓練既紮實又嚴格。」孫同同說,這段期間,她無時無刻不感到焦慮,生活只在學校、飯堂跟宿舍之間三點移動,只要一回宿舍就開始哭,天天都想回家,她覺得自己沒辦法繼續生存下去,壓力甚至大到經常失眠。

博士生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赴台讀書對大學生而言,卻是另外一種感受。Henry因為當年高考成績不理想,沒能考上大陸的頂尖大學,再加上計劃赴美就讀研究所,在台灣出國較大陸容易,所以選擇台灣作為過渡到美國的橋樑,今年九月將要升上四年級。

赴台後的Henry,卻對台灣教育感到失望,「在台灣,翹課成了普遍現象,同學的競爭力也不是很強,每次考試幾乎都由陸生包辦前五名。」不過,他對台灣的師生關係讚譽有加,不論是教授的學歷、經歷、講課方式或是對待學生的態度,都讓他感受深刻。

曾在北京網路公司任職的楊露,當初為了轉換生活環境、進修專業知識,決定在2013年辭去工作,赴台攻讀碩士。在台唸書期間,他還與朋友共同創業,畢業後準備回大陸繼續經營事業。

初赴台的第一週,「像是活在台劇裡,周遭人的講話方式就像劇裡一樣」,楊露打趣地說。他過去在大陸生活時,經常透過媒體接收到台灣的正面報導,但在赴台半年之後,陸續發生了張懸國旗事件、太陽花學運,讓他漸漸開始發現,台灣並不若當初想像的那般美好。

「我發覺台灣社會裡,人與人之間的撕裂感特別嚴重。」楊露說,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原本要好的台灣同學漸漸與他疏離,甚至會在社群平台上發表偏激言論,完全不顧慮作為陸生的感受。他認為,台灣人在面對群體間的相處時,更容易走向極端。透過這些經驗令他發現,陸生在台灣時,並不會輕易說出自己的政治立場;反觀台灣人,卻經常在陸生面前強調自己的政治傾向,「我覺得我們的包容性有時候還更強一些。」

「三限六不」限了誰?

台灣政府為了保障本地學生就學及就業的權利,針對陸生訂立「三限六不」政策,看似限制了陸生,實際上是否也限制了兩岸之間交流的機會?

「進入學校學習的都是學生,不應該為陸生、僑生、台生貼上標籤,應該一視同仁。」孫同同認為,雖然台灣高教的學費較香港、歐美便宜許多,但也因為不能打工的限制,依靠一個月新台幣五千元的獎學金仍然不夠用。健保的部分,也只能自行購買商業保險補足需求。

楊露則呼籲,台灣政府應該對陸生釋出更多善意,「陸生其實是大陸最愛台灣的一群年輕人,而這群年輕人會在十年、二十年之內站上政經舞台。如果台灣給他留下了好的印象,這群陸生就會是知台派、親台派甚至是愛台派。」他表示,從長遠的角度來看,拉攏留學生是一種戰略考量,如果陸生在台灣感受到友善的文化氛圍、社會環境甚至是政治體驗,將來成為決策者時,就會因為對這塊土地的感情,而不會選擇用武力解決問題。

身處歷史夾縫的陸生

赴台三年期間,「我的整個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全部都被改變了。」楊露透露,在來台之前,他一直是個「標準的大陸人」,認為台灣理所當然是中國的一部份,但現在卻向「不統不獨」靠攏,他覺得這只是歷史輪迴,沒有絕對;另外,他也從一個無神論者,變成一個可以理解不同宗教的價值觀、接受多元文化、擁有更多包容的人。

對於未來的規劃,孫同同說,就算未來台灣政府開放陸生留台就業,她仍會想回大陸謀取教職。不過近期因為新政府上任後,社會上瀰漫著一股恐慌的氣氛,不斷傳出限縮陸生赴台名額,讓不少赴台陸生擔心未來畢業回大陸之後,用人單位會「揣摩上意」而不錄用具台灣學歷的陸生,「兩岸民間熱絡的交流都比不上政治的角力,所有的努力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說到這裡,孫同同嘆了一口氣,無力感油然而生。

「做陸生是需要勇氣的,你的歷史價值可能在50、100年後才會被看見;陸生透過個人微薄的努力對兩岸交流起到的貢獻,難以在當下立竿見影。」她說,陸生的位置其實很尷尬,經常弄得兩面不是人;兩岸之間存在的歧見和誤解,正是源於彼此的理解不夠深刻而產生的刻板印象。

促進兩岸交流的使者

很多赴台讀書的陸生總是抱著美好想像,他們希望藉由自己的力量,讓兩岸往來能夠更加熱絡,破除媒體長期以來烙印在彼此身上的標籤。陸生與台生之間,僅僅透過日常交流,就能接觸彼此最真實的樣子。

為了促進兩岸年輕人的直接對話,楊露在社群媒體上成立交流平台,希望能消除因為媒體、教育造成兩岸的隔閡,並且不定期邀請大陸人來台對談、交流,讓更多台灣年輕人透過講座直接理解大陸。他也寄望能經由社交平台的傳播,讓更多台灣人知道限制陸生的不公平政策,並且能夠一起關心、改善他們的待遇。

身為第一屆赴台的博士生,孫同同除了完成學業之外,身上更背負著促進兩岸民間交流的重大使命,一心希望能成為陸、台之間的橋樑,建立雙方認識的機會。她回憶,有一次為了引薦大陸高校來台招聘本土博士生,為台灣漸趨飽和的高教市場創造機會而四處奔波、籌措,後來台灣教育部卻因為政治因素將活動叫停,過去一切努力全化為烏有。

「很多人希望,兩岸美好的一面能夠抵達彼此的內心。」孫同同說,這對大多數人來講可能是內心的一廂情願,但對於兩岸的政治家而言,兩岸關係或政策就只是權力棋盤上的一顆旗子而已。「沒有人在乎你為兩岸做了什麼。」面對這個局勢,除了感到無奈之外,似乎別無他法。

一百年後,兩岸會變成什麼樣子,沒人說得準。但又有多少人會記得,曾經有這麼一群年輕人願意在時局一片渾沌之際,橫渡海峽、為彼岸探照前路,點亮一盞又一盞的明燈。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孫同同、Henry、楊露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