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與特朗普的話語玄機 | Initium Lab | Exploratory Arm of Initium Media

希拉里與特朗普的話語玄機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民主黨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以及共和黨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是目前最受矚目的候選人。沒有人能夠預料,四個月後入主白宮的,究竟會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還是美國歷史上最有錢的總統。

想要最終贏得選舉,競選過程中的政治宣傳至關重要。希拉里和特朗普在政治宣傳中都展現出了各自獨特的說話方式。特朗普更是憑藉其極端的言論在競選舞台上獨樹一幟,贏得了很多選民的支持。美國的一些評論家甚至把這種情況稱為「特朗普現象」[1],那麼希拉里和特朗普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話語會有什麼不同呢?

cover

我們選取了兩位候選人自 3 月 21 日到 6 月 15 日媒體採訪的文字紀錄作為樣本,主要運用了文本信息挖掘的方法(text mining methods)[2]分析了他們不同的話語特點。採訪的原文選自於《華盛頓郵報》、《赫芬頓郵報》、微軟國家廣播公司(MSNBC)、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以及美國廣播公司(ABC)[3]。

「無所不知」與「什麼也不懂」

image2

以上兩張詞雲展示了希拉里和特朗普在採訪過程中使用頻率較高的一些詞彙。兩個人在回答問題時,都頻繁地使用「認為(think)」、「知道(know)」、「以及(and)」這三個詞。由於「以及(and)」是一個連接詞,沒有實際意義,所以我們先排除掉它,對另外兩個詞做進一步分析。

image4

我們接下來分別計算了「認為(think)」和「知道(know)」在兩位候選人話語中的詞彙相關性(term correlation),找出了與它們最相關的詞彙。當希拉里使用「知道(know)」時,緊接著的是一些有實際意義的詞彙,諸如「父母(parents)」、「人民(people)」、「標準(criteria)」等等。例如,當希拉里提到「父母(parents)」時,她主要討論了教育全球化的問題,並安慰了家長們,告訴他們美國的孩子並不會被世界其他地區的孩子奪走上大學的資源。當她提到「認為(think)」時,關係相近的詞彙包括「付款(paid)」、「財富(wealth)」、「薪水(wage)」、「公平(fair)」等。這些都是美國社會廣泛關注的話題。希拉里的話語方式給人們留下一種「無所不知」的印象:她「知道(know)」美國民眾最關心的問題,而且對它們有自己的見解「think」。

image5

另一方面,雖然特朗普也頻繁地在說「知道(know)」,但實際上,他的話語中與「知道(know)」最相關的詞卻是「不(don‘t)」——「不知道(don’t know)」。「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指的哪一個。(I don’t know. I don’t know which one)」;「我不知道,因為我們擁有這麼多…(I don’t know. Because we’ve had so many…)」;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的,他們到達那裡後又迅速離開了…(I don’t know how they did it — just, they were gone in minutes after he came there…)」…特朗普雖然喜歡說「不知道(don’t know)」,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有時候他只是用「不知道(don’t know)」開頭,以此來繞開主持人的問題,然後闡述自己的政治觀點。同樣的,當他提到「認為(think)」時,關聯最緊密的是「糟糕的(terrible)」、「觀念(concept)」以及「一些事情(something)」等這些缺乏實際含義的詞彙。

「八年級學生」和「四年級學生」

來自卡內基梅隆大學的 Elliot Schumacher 和 Maxine Eskenazi 不久前發佈了一篇論文[4],專門分析了這屆美國總統候選人在演講時的語言使用情況。根據 Flesch-Kincaid 可讀性測試,他們發現特朗普在演講時的表達難度,相當於一個美國四年級學生的理解水平。希拉里的語言表達方式則相對高級一些,相當於一個美國八年級學生的理解水平。他們認為特朗普的話語模式比希拉里更「大眾化」。在樣本中,我們也對比了兩人話語模式的異同。

image6

特朗普更喜歡用簡單句。在特朗普的話語中,有超過一半的句子是少於10個英文單詞的,只有大約10%的語句字數超過了20個詞。另一方面,在希拉里的話語中,有25%的句子是超過20個詞的複雜句,少於10個詞的簡單句只佔45.5%。

在被問及「作為第一位女總統候選人,你覺得對於你來說有什麼意義?」時,希拉里使用了一個包括85個單詞的長句:「隨著時間的沉澱,事實會逐漸反映出這對於我個人、對於我們國家來說意味著什麼;但是今晚我站在這夜空下,不僅感受到歡欣,更感受到了一種對於未來的可能性和責任感,那些和我一樣,對這個國家有著憧憬的人們;那些和我一樣,對這個國家有著希冀的人們,他們對我來說意義重大,而我會竭盡自己所能,不讓我們的人民失望。(Well, I think it’s gonna take some real time to absorb and reflect on what it means to me personally, what it means to our country, but just as I look at this night and feel the joy and the sense of both possi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 and that means a great deal to have the faith and trust of so many people who share the view and vision I have for our country and I’m going to do everything I can not to let them down.)」這對於普通民眾來說,很難抓住她表述的重點。而特朗普在回答類似問題的時候,僅僅只是重複了他的競選口號:「復興美利堅(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樣的回答雖然沒有什麼信息量,但是簡短有力,呼應自己的主題,讓聽眾印象深刻。

雖然希拉里和特朗普的話語方式有很多的不同,但是有一項是相同的——他們都擅長使用形容詞。在我們的樣本中,他們平均每說10個單詞,特朗普會用到3.78個形容詞,而希拉里則會用到4.01個。這說明句子中的其他詞彙被形容詞修飾的頻率較高。其中,特朗普最喜歡的形容詞是「巨大的、驚人的、非常的(tremendeous)」:「龐大的失業群體(tremedous unemployment)」、「巨大的仇恨(tremendous hatred)」、「驚人的損失(tremendous loss)」等等。各種各樣的形容詞豐富了兩位候選人的語言型態,讓他們的話語更容易感染受眾。

「他」的故事和「你」的故事

整個總統競選活動,在某種程度上,就相當於向選民講好一個故事。特朗普和希拉里顯然都明白「講好一個故事」在競選中意味著什麼,所以兩位候選人在他們的話語中也都常常提到一些故事。希拉里是一個「傳統的」故事演講者,她的故事基本還是由特殊的時間、突出的人物、昇華的主題等這些基本要素組成。例如,希拉里在呼籲人們支持LGBT群體時,講述了下面這個例子:

「Sylvia Rivera出生於1951年,是LGBT平權運動最早的領導者和變性人活動家。11歲的時候,Sylvia被他的父母和祖父母拋棄,成為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Born on this day in 1951, transgender activist Sylvia Rivera was an early leader in the LGBT equality movement. Abandoned by her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 Rivera became homeless at age 11…)」。希拉里是在講一個實實在在的「他」的故事。

與希拉里不同,特朗普不喜歡這種娓娓道來的講述方式,他甚至不在意人物、時間、地點等這種細節要素。特朗普更擅長把一個「他」的故事變成「你」的故事。「事實是,我有太多和中國做生意的朋友了,他們能夠輕易地在美國販賣他們貨物。沒有稅款,什麼都沒有,他們儘管進入美國的市場,免稅地帶來所有你能製造的產品(針對中國商品的價格普遍低於美國製造的同類商品的現象)。但是如果你想和中國做生意,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你做不到,換句話說,如果你想去做,如果你是一個製造商,如果你想進入中國市場,那是非常困難的,即使你進去了,你也要付一筆巨額稅款。(The story is, and I have so many people that deal with China – they can easily sell their product here. No tax, no nothing, just ‘come on, bring it all in, you know, bring in your apples, bring in everything you make’ and no taxes whatsoever, right? If you want to deal with China, it’s just the opposite. You can’t do that. In other words, if you want to, if you’re a manufacturer, you want to go into China? It’s very hard to get your product in, and if you get it in you have to pay a very big tax.)」在特朗普的故事中,主角都變成了「你」。他變換了主語的名稱,讓聽眾更容易主觀代入到他所設置的情境中去。特朗普就這樣把整個故事變成了「你」的故事,然後再帶入自己的政治觀點,引起聽眾的共鳴。

特朗普用自己獨特的語言風格,在競選的舞台上像「大砲」一樣向選民發射自己的政治主張;希拉里則像一個「狡黠」的演說家,利用精巧的話語策略向選民兜售政見。不論誰最終贏得總統選舉,兩位候選人的話語方式都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選民的政治態度,是民主競選過程中重要的一環。

註釋:
[1] 特朗普現象:特朗普在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經常發表一些「極端」的言論,例如他聲稱要反對經濟全球化;譴責美國政府對穆斯林的「縱容」;要在美墨邊境建立一堵牆來解決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問題等等。這些極端言論雖然廣受非議,但也讓特朗普獲得了非常多的民眾支持,成為了共和黨最熱門的總統候選人。一些評論家把這種反常的政治現象成為「特朗普現象」。
[2] 文本分析主要工具是 R,使用了 NLP 的 tm 包和 openNLP 包。涉及的相關詞典可以在 wordnethere 中找到。
[3] 關於樣本:我們這次選取的樣本均來自於兩位候選人在面對面採訪時的回答,而不是公開演講。採訪時,受訪者一般不會有發言提綱等詳盡的準備,所以回答的內容較能反映出候選人相對自然的話語特點。
[4] 參考文獻:Schumacher, E., & Eskenazi, M. (2016). A Readability Analysis of Campaign Speeches from the 2016 US Presidential Campaign. arXiv preprint arXiv:1603.05739.